多年皮肤顽疾终被治,分享一下我的经历

发布时间:2019-01-18 来源:北京四惠中医医院

  别放弃

  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

四惠中医医院

  不知从何时起,我屁股上出现搔痒症状,后屁股尖附近出现破洞,起初很小,后来逐渐一点一点变大。期间也看了中医,说是寒淤,开药之后,说皮肤会破裂之后愈合,可能会有三次。我谨遵医嘱依方服用,没想到疮口越来越大,流出液体流到哪里,皮肤烂到哪里,而且奇痒无比。

  到了2016年7月,疮口已溃烂至拳头大小,流脓不止。万不得已在老家进行了植皮手术。术后不久,缝合处又开始淌出清水状液体,老家医院怀疑是盆腔癌。于是我回到北京,辗转各大医院的妇科、普外科、肛肠科、皮肤科之间,排除了各种癌变的可能,但都说不清楚病因与病名。在此之间各种挂水、吃抗生素,生物抑制剂,除此并无他法。最痛苦的是我的疾病一点都没得到控制,患处剧烈疼痛,流脓水,疮口越来越大,整个人日渐虚弱,以至于后来不能自理。

  2017年1月初, 我又到北京三甲西医皮肤科就诊。在那里通过切片化验等方式,最终确诊为坏疽性脓皮病,治疗方法主要是外用冲洗、敷用膏药,内服抗生素。具体疗法还是建议激素或者制剂,对此我已经没有了治疗的信心,又恰逢即将过年,于是就出院。

  在家期间,我意图使用藏药苗药减轻痛苦,结果并无任何效果,令我整个人陷入绝境,身心受到病痛的折磨,还要拖累家人,我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偶然的机会,我听人介绍,到黄尧洲教授这里就诊。他看过我的患处说“你早就该来看诊了,现在已经很严重了,接下来的七天很关键,你可能要受一些罪。”黄尧洲教授采用内服中药,外部坐浴的方法。7付药下去,疼痛减轻很多。关键是坐浴,起初我完全不敢,还是被家人驾着坐下去的,泡过之后疮口淋漓的情况大有缓解,感觉疮口干爽很多。顿时令我整个人有了信心,之前几乎都不能吃饭,这时胃口似乎被唤醒了。

  在接受黄尧洲教授治疗的这段期间,我开始有了求生的欲望,每天泡浴三到四次,我从最初的五分钟、十分钟到半小时再到一小时,我的创口已经有了很大的起色,就是晚上不泡的时候人非常难受,又疼又痒。

  年后复诊,我整个人的胃口和精神状态都有改善,彻底恢复了治的信心,就是体力依然虚弱。黄教授提出要多跳,多吃,多泡。我按照他说的做,情况大有好转,疮口开始逐步收缩结痂,而且患处慢慢不疼的了,就是奇痒无比。对此黄教授要求我多做家务多锻炼,占住双手。就这样我在黄教授的治疗下,每天坚持锻炼,一天天的脱胎换骨,现在有空还可以照顾孙女。是黄教授给了我新生,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,其感激之情我无法言表,只愿好人一生平安。

  PS:

  坏疽性脓皮病属于一种罕见的皮肤坏死,本病表现为破坏性坏死性、非感染性的皮肤溃疡,临床还出现疖样结节、脓疱或出血性大疱。就早期结节红斑或脓疱,本病可归属于血管炎。触痛性的结节红斑,初为红色,以后中央变蓝色,最终形成溃疡。

  专家推荐:

四惠中医医院 黄尧洲

  黄尧洲 四惠中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 博士生导师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副院长,中华中医药学会皮肤病专业委员会会长。2003年抗击非典中任专家组组长,全面推行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,自创“抗非典西苑一号”方,获得抗SARS特殊贡献奖。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工作三十余年,对各型皮肤病、内科常见病、多发病、疑难杂病有丰富的临床治疗经验,深受患者好评。

  擅长治疗:病毒性皮肤病、痤疮、湿疹、荨麻疹、白癜风、神经性皮炎、牛皮癣、带状疱疹等的治疗,以及各种内科疑难杂症。

  出诊时间:每周四上午

     在线咨询

     网上预约

     免费电话

     预约专家

扫一扫

微信互动

名医访谈

中医科普

健康讲座

地址:北京朝阳区四惠惠河南街1092号(四惠交通枢纽对面,九号温泉向西200米第三栋古建筑即可)

版权所有:北京四惠中医医院 京ICP证16028103号-5 Copyright1911-2012 www.bjjk12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提示: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。所有门诊时间仅供参考,最终以医院当日公布为准。

网友、医生言论权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,请谨慎参阅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